港道理,我很懒的。

© 往和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Goodbye,Goodbye(下)

*ooc慎,ooc慎
*内含刀片,小心服用
*大概是坑
*原创设定。大概是看了《边境风云》
突然就有的脑洞。
*上半部分点我人进去看,因为是手机码字走不了链接,在这里和大家道个歉。
*祝食用愉快

*
人太脆弱了。每一个都是残缺不全的玻璃工艺品,被命运挥着大锤砸个稀巴烂。只剩下碎片在地面上反射太阳的光辉。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着这块已经破损的窗玻璃,反射的光扎眼得很。扎的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拉下脸很快又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闭上眼像个疯子一样用鞋尖踢或扫开地面上那些烦人的碎片,他跪下用拳头去捶,去打,锋利的扎进手里,大块的碎开,又扎进手里。

他不觉得疼,反而可笑。

太可笑了。

*
太宰治提着公文包...

【双黑/太中】Goodbye,Goodbye.(上)

*ooc慎,ooc慎
*内含刀片,小心服用
*大概是坑
*原创设定。大概是看了《边境风云》
突然就有的脑洞。
*祝食用愉快

*
下雨。雨水顺着斜侧的屋檐汇聚在一起积成水滴落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整个城市像是蒙上了层雾,像是白纱缠绕着双眼的瞎子。

中原中也收起雨伞,水珠滴滴答答顺着伞架留下,他钻进楼梯间,手里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便宜的食材,另一只手带着黑色皮质手套,露出纤细好看的手腕,举着手机贴在耳旁,踏着潮湿吱呀作响的木板蹬噔噔上了楼梯。

“…啊对,被聘用了。在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工作还真是难受。”中原中也答复着对方低头看了眼深色,散发着潮味的木质地板,马上移开了眼,“恶心透了。”

正值春天,原本...

喔噢——我亲爱的——懒癌——

向台式电脑没有WiFi势力低头,拖更的理由找到了。虽然我最理想的状态是一月双更……不过看来要是不修好电脑应该是不可能的了。顺便问问有愿意深交的嘛。

【双黑/太中】倒数三十天(2)

  *黑手党太宰*调酒师中也

  *ooc到史前动物灭绝

  *也许是长篇系列?

  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糟糕的了。中原中也十分头疼地揉揉太阳穴,蹙着好看的眉头望着混乱到不堪入目的酒吧,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疼到呻吟的人,凳子酒瓶到处都是。这不禁让人开始怀疑是某个灾难片的片场了。不过中间站着的那个一脸轻松,搅事的年轻黑手党干部,让人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尽管太宰治给酒吧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可就在他用狡猾又真挚的眼神邀请着中原中也时,中原中也又忽而觉得其实这个人还长得挺好看的。

  而后他做了一个改变他余生的决定。

  将手搭在了太宰治缠满绷带的手心,接受了炽热的拥抱。

  此后...

让我想想……貌似这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我是很想更新啦,老是发生各种事情一拖再拖,我开始向我的懒癌低头了。:(

【双黑/太中】倒数三十天(1)

*黑手党太宰×调酒师中也

*ooc到史前动物灭绝

*也许是每篇都不是很长的长篇系列?

  舞池里的DJ放着震破耳膜的重金属摇滚乐曲,斑斓的灯光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撞得人脑袋嗡嗡作响。

  池中的人忘我而畅快的呐喊,扭动着身子犹如群魔乱舞一般。也许,在这种地方长期呆着,已经不能让人拥有清醒的大脑了。恶劣低俗的笑声似乎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传播着这个城市的一切流言蜚语。

  太宰治穿着漆黑反着光的皮鞋,修长的身体包裹在简约而又吸引人眼球的黑西装下,白色的衣领随意地解开一两颗扣子敞着,露出缠在脖颈上的绷带。他将左脚搭在凳脚,右腿叠于左腿之上,慵懒地曲起胳膊支在高台边,却稳稳坐着,端...

【双黑/太中】冬夜

  #ooc的产物

      #太宰的自杀艺术

  #微量双黑,请允许我占个tag

    #脑洞来自于太宰治写的《人间失格》和《美男子与香烟》

   横滨深冬的晚上十分冷清,室外寒冷的空气顺着窗缝疯狂地挤进来,特别是在这种连壁炉都已经淘汰的时代,屋里那点磕碜的灯光显然不顶用。我不得不稍微苦恼一下那完全运作不起来的暖气,鼓捣了半天,终才吭吭哧哧地响了几下,紧接而来一声心痛的闷响,黑烟徐徐冒出,可我直到闻得一阵焦味才不得不接受了“好不容易想安分呆在家里可却要冻成冰棍”的事实。

  虽然我的确是个...

【双黑/太中】Timeaxis

 #上学前的最后挣扎

 #内含玻璃渣小心食用

 #ooc到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破烂文笔

  *

  雨淅淅沥沥下着击在房檐或或顺着树叶向下滴在着石制的地砖上面,吧嗒吧嗒冲刷着鲜红的污垢或掩盖着人压抑而痛苦的呜咽。

  连眼下的事情发生了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中原中也握着的是冰凉的手腕,没有脉搏,血液不再涌动昭示着生命的终结。粗糙的绷带缠着的手无力地垂下,中也在等待,等待着下一秒这个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哈哈笑着说又没死成真可惜,你真关心我啊。而他就可以顺利成章地将这个人收拾一顿,也少不了几句唠叨。

  没有发生。

  中原中也连自己是不是在哭也不明白了,他的内心犹如一头挫败的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