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道理,我很懒的。

©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安】一场由我弟引发的灾难(1)

#一块糖糖
#雷狮第一视角
#雷狮弟控设定,不喜慎入
#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我顺着卡米尔指的方向探头扫了一眼。

“绿眼睛那个?”

他“嗯”了一声,说:“上次他帮的忙,人情还没有还。”卡米尔正在上高三,学校的位置离我大学比较远,平常没办法有太多照应,让他转学来附近一起住只怕还没适应就高考了,也知道他骨子里还是比较要强,不强求他一定怎么样。

卡米尔之前和我说,一次上学他单车摔坏了,不过遇到个好心人帮忙修了单车及时赶到了学校。他记忆力一向不错,对帮助过他的人倒是不会忘了。虽然卡米尔提过几次,我也没见过面,也不是很相信这世道还有什么老好人。

如今我们放假,带着佩利帕洛斯他们到街边小摊撸串喝啤酒,这才总算见到了本人。我总觉得他看起来十分眼熟,棕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眸子,长得俊俏看着顺眼,一件白衬衫从下扣到顶还有模有样地打条黑领带,配上他那傻里傻气的表情,像个一本正经的二缺。

爱凑热闹的帕洛斯啃着肉串也好奇地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突然瞪大了眼睛,放下被舔得干干净净的竹签,抓着杯啤酒,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神色,笑着摩挲下巴,说:“这不就隔壁系那系草……叫什么来着?对,安迷修。计算机系的。哎呀,同校。听说人还挺好的。”

真有老好人?我惊疑不定地再朝安迷修看了一眼。

“那就好办了!帕洛斯不会认错人的,叫他过来一起啊,撸个串不就还了人情吗,顺便混个兄弟啊。”佩利抹一把嘴,手上全是金黄的油渍,“反正看他人还不错。”

卡米尔看向我。

“那你去叫吧。”我口气凉凉地说着,往卡米尔手里放了几颗糖,“混兄弟就不必了。”

我实在不想让卡米尔和这个二缺接近。

佩利听了,顺从地欲要起身,就被帕洛斯一把按住。我挑起眉梢看帕洛斯那一脸贼心的笑容。

“老大——叫佩利去一点诚意也没有啊,你看他长得一点都不斯文很容易被误认成找事情的不是?”帕洛斯拍了拍佩利高大的肩膀,毫不犹豫地说着,同时笑嘻嘻地看向卡米尔。

“屁,就你事多。”佩利悻悻骂回去,可是不想再站起来了。

卡米尔犹豫地站了起来。被我一把按了下去。

“那我去。”我黑着一张脸按着桌子起了身,径直走向那个二缺。想要和卡米尔接触,呵呵,不可能。请你吃完这餐饭就滚蛋。

这么嘀咕着,我伸手搭上了安迷修的肩膀。

“喂,你是安……”

我话音未落,只见这个二缺“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捏着个打拳头二话不说就往我脸上招呼,直击我的面门。

还有这种操作?!

我眼前一黑往后倒去。



走出医院的时候鼻梁连着左边的眼眶依旧隐隐作痛,估计纱布下面的脸青了大块。安迷修脸色惨白惨白的,一直在和卡米尔赔不是。我的脸又黑了不少。

为什么受伤的是我你怎么光和我弟道歉?!

老实说,其实打架我当然会,只是碍于卡米尔当时在场,我被打了之后的怒火是忍了又忍,忍了再忍,忍到我恨不得把卡米尔架走,再气势汹汹回来把这个混蛋暴揍进重症监护室为止才罢休。

请你吃个串怎么他妈就那么多事情。

“玩够了吗。”我磨着牙一脸怨恨地看向始作俑者。他此时倒是有些焉,听见我的声音,打了个冷战,立马面朝向我,惨白着他那张脸,朝我深深鞠了一躬。

倒是想听听他打我的理由。

“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混混。”安迷修表情诚恳。

我差点没有咬到舌头。

“混混?”我听到了牙槽咔吱咔吱作响。额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欢快地跳跃着。

我打赌你看到那些长得比你帅的全都是混混。

很快卡米尔似乎觉察出什么不详的气氛,赶紧捏了捏我的衣袖。小声叫我:“大哥…这里是医院。”

我的怒气瞬时收缩了不少,欣然用手指碰碰卡米尔的手背,示意他放心。

安迷修看看我,再看看卡米尔。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我:“?????”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总之别让我再看到你。”我没好气地说,“看在你帮了卡米尔的份子上这次我不追究。下次再有这种事,我鼻子疼一下你就准备断根骨头吧。”

听闻我的话,安迷修居然闭上眼睛舒了口气,露出了笑容。我简直快被他震惊了,我真没见过脸皮可以这么厚的人。他能帮上卡米尔简直就是他修八千个辈子得来的服气。

不过像这种乌烟瘴气的扫把星,一定不能让他靠近卡米尔!

我抓着卡米尔的手就走。

“诶,对了!”

对了你妈!有完没完!

“你是同校生吧!”

就在我从他身边经过时,安迷修突然想起什么,猛地转过身,胳膊肘一下子捅上了我的后背,原本我一只脚就悬空,被他一推,马上失去了重心,向前倾去。

很不凑巧,我们都站在台阶上。

我永远也忘不了翻滚下去时右脚那清脆的咔擦声。

还好我及时松开了卡米尔。




os:我其实对卡米尔神往已久,有嘛有卡卡来扩列的。
我超不擅长些搞笑类的东西……算是练笔吧。不好笑就当冷笑话来看吧(什么)!

评论 ( 1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