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道理,我很懒的。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Timeaxis

 #上学前的最后挣扎

 #内含玻璃渣小心食用

 #ooc到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破烂文笔

  *

  雨淅淅沥沥下着击在房檐或或顺着树叶向下滴在着石制的地砖上面,吧嗒吧嗒冲刷着鲜红的污垢或掩盖着人压抑而痛苦的呜咽。

  连眼下的事情发生了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中原中也握着的是冰凉的手腕,没有脉搏,血液不再涌动昭示着生命的终结。粗糙的绷带缠着的手无力地垂下,中也在等待,等待着下一秒这个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哈哈笑着说又没死成真可惜,你真关心我啊。而他就可以顺利成章地将这个人收拾一顿,也少不了几句唠叨。

  没有发生。

  中原中也连自己是不是在哭也不明白了,他的内心犹如一头挫败的野兽,悲怆却愤怒地低吼,张牙舞爪地要穿出胸膛,刺破心脏,一种莫名的情绪止不住地汩汩向外流。

  他失败了,真失败。

  *

  在太宰扣下扳机的那一刹那,中也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一枚子弹划破空气直直射入太宰的左后背,带着猩红的液体从前方穿出,他狼狈地倒下了。

  “太宰!”

  理智的弦已经绷到断开了,脑中一时间空白的可怕,中也本能地吼出了声。带着不可置信和疯狂,解决掉了残余的敌人。

  不对……这不对。中也脑海里反反复复浮现着这句话。踉踉跄跄地摔到太宰的跟前,惶急地按压住不断向外涌出温热液体的伤口。

  *

  “准备好了吗~”

  ……

  “啊。”

  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将制定的计划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开始吧。”

  脚尖用力身体微躬,随后发动异能力犹如出膛炮弹一般炸开,弹射出去。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畏惧的了,中原中也将小刀直直捅入一人喉间,血喷涌而出,溅在他脸上,再往下滴落,此刻的他犹如修罗,大开杀戒。

  身后偷袭的敌人,被太宰治稳妥的枪法一发入魂。

  双黑回归。

  *

  真是不爽啊。

  此刻心中总有种隐隐约约的不安,中也微微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仍旧一脸轻松哼着小曲儿的太宰。原本闭着的嘴唇又紧紧抿了一下,强行下压了突如其来的烦躁而转变成了一声不屑地冷哼。

  “怎么了?”太宰偏头看向他,略有些好奇地倾过身子做出听众样问道。

  中也将实话从口中噎回肚子里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加快了脚步走在前面。

  “没什么,就是怕你上了场之后不知道干嘛。”他没好气地回答。

  “哦?看样子中也很有信心能一个人搞定嘛。”太宰看着他一脸高深莫测,语气里充满着调笑和轻松。实则不然,放在口袋里的手虽用力握了握,但依旧没能伸出来拍拍他的肩,也没有讨论完事之后去哪家店吃晚饭。他有些心虚,虽然早已预料到会落得如此地步,可他不敢保证一切能如他所愿那般顺利进行。

  谁也没有接上话,沉默着一前一后行走,这条道路似乎被拉的很长。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也不知道尽头有什么在等待他们。

  *

        对于太宰治所提出的计划,中原中也没有异议。尽管很危险但是这是唯一能取得胜利的犯法。

  万一——

  他不敢再想下去。手悄悄纂成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无意识的能力使用将桌子砸出裂纹的同时发出剧烈地响声,让正在低头思考的太宰治吓了一跳,扶稳了差点震倒的杯子,有些无奈地望着黑面神。

  “放心吧,中也,我制定过的计划什么时候有过失误。”

  太宰治用力握着杯子,向中也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

  明天便是作战的日子,这也是双黑最后一次作战。

  太宰提出要好好过日子的想法,虽然不能养儿子,但是有一个安稳的生活,好好度过余生还是有必要的。

  尽管不能完完全全退出这个混乱的局面,不过还是可以休息了,森鸥外最后的作战任务就是消灭还没有完全消失的一个异能组织。中也信誓旦旦地接手了这项任务,并保证会圆满完成。

  太宰治并不这么想。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仿佛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会消失。

  怎么可能会让中也全身而退,他还年轻,还是个干部,太宰琢磨着,靠在沙发上拟定作战计划。他看向正在埋头组装着手枪的中也,什么也想不进去。

  *

  “中——也——”

  “中——也——你有在听吗——”

  “小矮子——!”

  “啊烦死了我听着呢!”中原中也很是不满地卷起手中的杂志敲在嚷个没完没了的人身上。

  太宰假装吃痛地嚎了一声,又懒洋洋地瘫在中也的大腿上享受着和恋人相处的美好时光,窗外的阳光照进房间,照着中原中也的橘色的头发,边缘毛绒绒的地方发着光,让太宰感到十分温暖,他眯着眼养神的闲暇之余也不忘搭着话:“所以说啊,后天的作战很危险啊,你一定要小心,要是我一不小心成功死了——”

  “太宰。”中也放下手中的杂志低下头面无表情地打断了话,“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去死。”

  “抗议!你怎么可以无视我的一片好心。啊我好伤心伤心到要小矮子亲一口才行!”很不要脸地将头凑过去,太宰噘着嘴像个小孩子一样瞎闹着,“毕竟一路上冲破了各种险阻,好不容易在一起你却这么对待爱之深的丈夫!中也这是不对的!”

  “安静。”中也颇为无奈地侧过头在爱人的唇上轻轻厮磨了一会。这才使有些闹腾的人安静下来,心满意足地抱着他。

  中也觉得他这个举动有些可爱,不由得轻轻地哼笑了一下。

  “中也在笑什么呐?”

  “笑你蠢。”

  可以的话,下辈子也想和你做恋人。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