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道理,我很懒的。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倒数三十天(1)

*黑手党太宰×调酒师中也

*ooc到史前动物灭绝

*也许是每篇都不是很长的长篇系列?


  舞池里的DJ放着震破耳膜的重金属摇滚乐曲,斑斓的灯光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撞得人脑袋嗡嗡作响。

  池中的人忘我而畅快的呐喊,扭动着身子犹如群魔乱舞一般。也许,在这种地方长期呆着,已经不能让人拥有清醒的大脑了。恶劣低俗的笑声似乎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传播着这个城市的一切流言蜚语。

  太宰治穿着漆黑反着光的皮鞋,修长的身体包裹在简约而又吸引人眼球的黑西装下,白色的衣领随意地解开一两颗扣子敞着,露出缠在脖颈上的绷带。他将左脚搭在凳脚,右腿叠于左腿之上,慵懒地曲起胳膊支在高台边,却稳稳坐着,端着威士忌杯,冰块在其中晃荡撞击出的声响埋没在喧闹的酒吧中。他心不在焉地应付勾搭过来的美人,尝试让小范围内安静下来。凭他俊秀的容貌,眸中的邪气与涵藏在深处让人不易察觉却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地老谋深算的狡猾,这种魅力倒也是深得女人们的欢心了。

  可显然,他并没有吧注意力集中在周身。

  “那个调酒师——”织田作缓缓地开口了,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坐在他旁边的朋友听见,“你已经盯了他好几天了不是?”他当然清楚太宰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但对于这种意义不明的视奸行为还是很不解的。从一个星期以前,他陪着太宰来到了这个与先前他们常驻的那种安静的lounge不同,这种给普通人狂欢的普通酒吧就显得逊色很多。

  至于为什么要来——

  织田作很是意味深长地朝那位让太宰念念不忘的人看了过去。

  正是这家酒吧新招过来的年轻调酒师,自打他来了之后,也变得小有名气了,他调的酒无论从口感还是卖相上来看,都是上乘的。因此,也有许多人慕名前来,也不知从哪里得到这么一位,其中随之出名的,估计也是他的长相了。

  调酒师就在不远的吧台处,个子不高,只能用小巧来形容,炉火纯青地耍着酒瓶,花式调酒在这里肯定是少不了的了。酒瓶跟着其动作上下飞舞着,像是恶意为之,让人看得心惊胆战又佩服。他有着冰蓝色迷人的眸子,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显得高傲和不屑,却有着莫名的柔和的橘色微卷的头发,些许较长的被束起懒洋洋地搭在左肩,精致的下巴稍稍扬起,脖颈上的黑色金属扣皮项圈紧贴着喉结一上一下。修身的白色衬衫和小马甲勒出了纤细的腰,并着举起的双臂显露出性感的弧度。

  太宰摸索着下巴眯起了眼。

  “难怪你那么执着,不过他长得还真好看——难怪那么多人慕名前来了。”织田作一边感叹着一边做着评价,“你很少有这么认真看过一个人了吧?”

  “Certainly.”太宰脸上的笑意忽而加深了,举着酒杯向织田作示意,道,“你觉得让他在黑手党旗下的酒吧工作如何?”

  “那你还得看他愿不愿意了,”织田作与他碰了碰杯干了整杯酒,很是识相地起身准备离开,“总之祝你早日脱离高台。”

  “谢啦~!慢走!”他语气轻快而愉悦地目送了好友离去。

  不吃到手,怎么可能对得起自己。太宰回过头继续注视着调酒师。

  此刻调酒师正倾倒瓶身,酒液在杯中滑出美丽的线条,手法甚是熟练老成,完全不受周边喧闹的环境干扰。可似乎是太宰治的目光太过灼热,在那一瞬,便抬了抬眼,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空气像是凝结成了冰。

  太宰抿着嘴唇,似笑非笑,举高了酒杯。玻璃杯壁反射着彩色的灯光,有些令他恍惚。

  很快,调酒师像是没有看见他一般垂下眼帘避开了他的目光。

  害羞?看起来也不是。

  太宰已经在这个酒吧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的近距离观察,就这么坐在高台上,不向他打招呼,也不向他点单。他们就这么相隔着一个台面的距离,永远也是这个固定的座位。

  观察不到就是眼瞎。

  他在等,等一个机会。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耐心——

  

  啪。

  一杯鸡尾酒推到了他面前。透明的酒液,其中放着一颗小巧圆润的橄榄作为装饰物。

  没错。就是这个机会。太宰治在内心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干马天尼,开胃酒。”调酒师的声音年轻,低沉而富有磁性。不疾不徐地说着。细细评味倒是也有一股高傲在其中。“请用,这杯且算我的。”

  也许没有到lounge工作是因为性格吧。

  太宰治一边揣测着,一面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推到了旁边。乘着他还未将手收回去的时候多看了几眼。白净修长骨节分明,指甲被护理得特别好,修剪十分整齐,让人看得很舒服。这让他不禁感叹他真的是看对了人。

  开胃酒啊……

  他低头端着起酒杯端详了一会,忽而又将嘴角挑起得更加明显。

  慢慢来——

       夜还长着。

————————————

os:第一次开长篇希望能坚持下去吧!

很不要脸的求红心

评论
热度 ( 65 )